118全球新闻网 | 118news.com.au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被IS处决的人质为何很平静?

2015-3-17 09:50| 发布者: moon | 评论: 0 |来自: 凤凰网

导读: 在伊斯兰国发布的所有处决反对者的视频中,那些受害者都表现得相当平静,在他们脸上甚至看不到对死亡的恐惧。这一度让很多观察家认为,“伊斯兰国”的“处决视频”是伪造的。


欺骗人质,他们进行“处决彩排”

在“伊斯兰国”最近发布的一段视频中,一名男孩手持手枪,瞄准两名跪着的男子并开枪。从视频上看,这名男孩的年龄最多只有12岁。“伊斯兰国”方面称,被处决的两名男子承认自己是“间谍”。这段视频一经发布,就引来了世界舆论的广泛谴责。

其实,这并不是“伊斯兰国”第一次发布“处决”反对者或变节者的视频。上个月16日,该组织发布了斩首21名基督徒的视频;更早前,他们还活活烧死了一名约旦飞行员。处决两名日本人质的视频更是让并非处在对抗“伊斯兰国”最前线的东方国家感受到了这个组织的冷血和残暴。

不过,令人困惑的是,在伊斯兰国发布的所有处决反对者的视频中,那些受害者都表现得相当平静,在他们脸上甚至看不到对死亡的恐惧。这一度让很多观察家认为,“伊斯兰国”的“处决视频”是伪造的。

最近,这个问题似乎有了答案,一个自称名叫“萨利赫”的伊斯兰国逃兵向媒体披露,“伊斯兰国”经常让外国人质参加“处决预演”。“处决预演”是极端分子为了在执行真正处决的时候让人质看起来更平静的一种手段。一名人质被杀害之前,通常要进行几次“预演”。“预演”的时候,极端分子会花言巧语地欺骗人质们“不要怕,我们只是拍个视频,不会杀你的。我们希望你的国家能停止空袭,并不是针对你的,你只是我们的客人。”“不要担心,我们不会伤害你的。”“这只是一次预演,不要害怕。”

除了这种花言巧语的欺骗,“伊斯兰国”还给每个人质起了伊斯兰名字,让他们感觉自己并不是外人。萨利赫透露,被杀害的日本人质后藤健二的伊斯兰名字是阿布·萨德。“或许是他们发不好后藤健二的日语名字发音,极端分子一直叫他阿布·萨德,我注意到,当后藤健二听到阿布·萨德这个名字的时候,会显得比较放松。”萨利赫说。

通过一次次的“处决预演”,人质们渐渐就放松了警惕,在自己被杀害的视频中,他们也认为自己不会死,从而平静从容地面对镜头。而这正是“伊斯兰国”想向世界传播的画面。

欺骗舆论,极端分子的宣传战

“伊斯兰国”为什么如此大费周章地搞“处决预演”然后才杀害人质呢?他们从过去的恐怖组织那里吸取了教训:一旦人质在视频中表现出恐惧和反抗,这个视频的宣传效果对他们来说就是负面的。

前CIA的反恐分析家阿基·佩里茨曾表示,在伊拉克战争中,一些人质在被杀害前会做出令行刑者意想不到的反应,比如突然不断地求饶等。2004年的一段视频中,即将被处决的韩国人质金善日(音译)向武装分子大喊:“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处决金善日的武装分子来自“统一圣战组织”,这个组织正是“伊斯兰国”的前身。

跟金善日一样也是被伊拉克武装分子处决的意大利商人法布里兹奥·库塔洛奇则有着截然不同的反应。武装分子摆好摄像机,强迫他自己挖坟墓然后跪下,武装分子给库塔洛奇戴上头套,准备拍摄处决视频。谁料库塔洛奇却突然拽下头套,面对要杀害他的武装分子高呼:我要让你们看看意大利人是怎么面对死亡的!恐怖分子随即开枪击中他的脖子将其射死。库塔洛奇死后,为表彰他在面对恐怖分子的无畏,意大利总统钱皮向他追授公民金质奖章。

无论人质是求饶还是勇敢地面对,都不是极端分子想要的态度。因为人质求饶会让人们看到极端分子的无情;勇敢的人质又会唤醒更多人勇敢地跟他们对抗。让人质在不知不觉中被处决成了极端分子最想要的结果。

英国皇家联合军种国防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沙申科·乔希说:“这是‘伊斯兰国’的心理战、宣传战。他们要向全世界宣传‘伊斯兰国’的正义性。因为视频中的人质都是很平静地被杀的,就像他们已经承认了自己的‘罪行’一样。”

通过网络招募“圣战者”

“伊斯兰国”宣传战的主要阵地是网络,特别是那些社交媒体网站,社交媒体让“伊斯兰国”的宣传无孔不入。

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发布过一项报告,他们发现截至目前,社交媒体推特上有最多7万个挺ISIS的账号,该机构表示根据最保守的估计这个数量也在4.6万个左右。“ISIS 推特大普查”发现这些账号中1/5用英语发布,75%来自阿拉伯国家。报告中说去年9月-12月期间推特官方封停了至少1000个支持ISIS的账号,根据证据看来至少还有几千个这样的账号没有被发现。而根据专家的说法,推特最近几个月已经关闭了18000个支持“伊斯兰国”的账号。

不过,布鲁金斯学会的这份报告警告说封账号可能会产生某些新的风险,最重要的是,虽然封账号貌似能阻止人们加入ISIS的社交网络,但是也将ISIS的支持者在网络上孤立起来。反而会对成功进入ISIS网络的人的激进思想火上浇油,本来可以减轻激进思想的有序的社会压力无法发挥作用。

虽然这些支持ISIS的账户去年才开始涌现,但是很可能已经将信息传达给了全世界数百万人。布鲁金斯学会的报告发现有500-2000个ISIS相关账号持有人发送的内容相当之多,他们发布的信息可能已经广泛传播。

“伊斯兰国”在社交网络上的存在引起了美国新任国防部长阿什顿·卡特的注意,他曾对国会说,“伊斯兰国”这个恐怖组织通过社交网络吸收人员的方式国防部以前从未见过。那些远离战场,没有接触过极端思想的人,通过社交网络很快就被怂恿参加。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