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全球新闻网 | 118news.com.au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围猎官员、称霸一方!哈尔滨呼兰涉黑涉恶“四大家族”相继被查处

2019-8-28 08:57| 发布者: yan | 评论: 0 |来自: 中国经济周刊

导读: 6月份以来,哈尔滨市呼兰区多名党员干部因涉嫌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充当“保护伞”被查,引起社会高度关注。


8月5日,中央扫黑除恶第14督导组向黑龙江省反馈督导情况时指出,包括上述案件在内相关案件的查处,是该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掀开“盖子”、撕开“口子”向纵深发展的重要标志性成果。当前,呼兰相关案件查处进展如何,取得了哪些初步成效?请看——

因《呼兰河传》而闻名于世的呼兰城,位于哈尔滨市主城区正北偏西30多公里处。从呼兰老城区西南方蜿蜒汇入松花江、奔流不息的呼兰河,见证了这里的沧桑变迁。这一次,她又见证了扫黑除恶、“打伞破网”给这片土地带来的深刻变化。

以“四大家族”涉黑涉恶势力及其背后的腐败和“保护伞”相继被查为重要标志,一场扫黑除恶、“打伞破网”风暴,一场正义与邪恶的较量,正涤荡着这里多年挥之不去的阴霾。

自6月5日中央扫黑除恶第14督导组进驻黑龙江省以来,呼兰区就处在“风暴眼”的位置。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呼兰区委原书记朱辉、区政府原区长于传勇、区政协原主席孙绍文等当地多名“重量级”领导干部先后落马。他们均涉嫌为被群众称为呼兰“四大家族”(杨、于、王、董)的涉黑涉恶势力充当“保护伞”。

中央督导组有关负责同志指出,黑龙江扫黑除恶主要看哈尔滨,哈尔滨主要看呼兰。进驻黑龙江第7天,中央督导组第一小组就下沉呼兰,此后又3次到呼兰摸排情况、精心指导,并要求重拳出击。

“纪检监察机关要用钢牙啃‘硬骨头’”,黑龙江省委书记张庆伟的要求,彰显了省委的鲜明态度和坚定决心。按照中央督导组的要求,黑龙江省委、省纪委监委将严惩呼兰“四大家族”涉黑涉恶势力背后的腐败和“保护伞”(以下称呼兰涉黑涉恶案)作为全省“打伞破网”工作重中之重来抓。

“不管涉及谁,务必一查到底,绝不姑息!”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王常松多次听取汇报,要求从树牢“四个意识”、践行“两个维护”的政治高度和高质量履行纪检监察机关职责使命出发,集中精力、深挖彻查。

这一次,呼兰黑恶势力及其背后的腐败和“保护伞”,遇上了“终结者”。

“四大家族”中先是于家被查处。今年6月10日,于文波等16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被提起公诉,于文波被诉罪名多达10项。6月下旬以来,其他三家(以杨光、杨宏和杨荣等为首的杨家、以王志江为首的王家、以董俊珍为首的董家)相继被查处。其中,截至目前,公安机关抓获以杨光、杨荣等为首的涉嫌黑恶犯罪团伙成员67人,查实杨家涉嫌刑事犯罪案件93起。

“打伞破网”同步推进。2018年,哈尔滨市公安交警支队呼兰大队大队长于广军、呼兰区房产事业管理局康金房产管理所所长吕景彦已被移送司法机关。今年6月9日,哈尔滨市纪委监委对呼兰区副区长刘东、区腰堡街道办事处主任胡树河、区国土资源局副局长王洪军、区住建局调研员朱涛采取留置措施,通报明确指出他们存在涉嫌“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充当保护伞”问题。

“省纪委书记挂帅,形成了统一指挥、上下联动、同向发力、一体推进的工作机制。”承担呼兰涉黑涉恶案组织协调等工作的省纪委监委相关室负责人介绍,省纪委监委靠前指挥,加强组织领导,与哈尔滨市、齐齐哈尔市纪委监委联合组成案件查处工作推进组,强力出击。

涉黑涉恶势力存续时间长,影响大,各种关系盘根错节;涉案公职人员多,所涉问题有的时间跨度达十七八年之久;涉案部门多,涉及呼兰区国土、住建、税务、城管、环保等多个部门;涉案领域多,如杨、于两家都涉及供热、住建、环保、房地产等领域……呼兰涉黑涉恶案是个地地道道的“硬骨头”。

哈尔滨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刘兴东介绍,为快速突破案件,在省纪委监委、市委领导下,市纪委监委抽调90多名精兵强将,组成7个案件组集中攻坚;坚持全市“一盘棋”,确立双向移交、协同联动、同步调查、包保督导、一案三复核、反馈回访等工作机制,全力加快“打伞破网”进度。

呼兰区纪委监委在办案中坚持做到不漏事、不漏项、不漏责、不漏人、不漏罪,对违纪违法者形成震慑。比如,在查处呼兰区住建局、税务局、国土局等单位相关公职人员为于家充当“保护伞”案件时,查明31名公职人员收受礼金、购物卡为于家企业提供便利的问题,违纪人员无一漏网。

强力推进,疾风劲扫。截至7月底,呼兰涉黑涉恶案立案审查调查公职人员176名,其中被采取留置措施21人。目前,孙绍文已被移送司法机关。在呼兰,大大小小的“保护伞”正在被打掉,形形色色的“关系网”正在被破除。

一段时间以来,当地黑恶势力“野蛮生长”,在坐大成势过程中大肆围猎腐蚀身边的党员干部、公职人员,为其垄断经营、欺行霸市等违法犯罪行为大开方便之门。

于文波被查处前,是资产庞大的亿兴集团实际控制人;杨家掌控鑫玛热电集团等近百家企业,在供热供暖、房地产、公交线路、商贸等行业领域进行垄断经营……在经济上攫取巨额利益同时,于文波、杨光等人还利用各种手段,为自己罩上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先进人物、杰出青年等多种光环。

“四大家族”在呼兰的势力、影响力究竟有多大?

当地干部介绍,有两个现象就能说明问题。一个是,杨光人称“杨书记”,于文波人称“于区长”。当地可能有人不知道在任区委书记、区长姓啥名谁,但是没有人不知道“杨书记”“于区长”大名。另一个是,以往当地一些干部群众都“乐于”与“四大家族”搭上关系,家里有红白喜事,只要“四大家族”安排人来,即使空手都是倍有面子的事;有的干部认为,沾上杨、于两家,或者被认为是某家线上的人,自己“进步”就会快。

从呼兰涉黑涉恶案目前查处的情况看,以“四大家族”为代表的呼兰涉黑涉恶势力存续时间之长、涉及人员之多、涉及范围之广、造成负面影响之坏,实属罕见。

“经过多年的‘经营’,他们构筑了一条‘以黑蚀权、以权护黑、权黑勾结’的利益链条。可以说杨、于等家族的‘发家史’,就是一部违规经营、利益输送、逃避打击史。”哈尔滨市、呼兰区两级纪委监委结合呼兰涉黑涉恶案查处情况,对“四大家族”坐大成势及涉黑涉恶腐败问题进行了初步剖析。

呼兰黑恶势力坐大,大体上是“三部曲”。第一步,违规攫取利益,逐步形成一定势力。如杨、于两家从上世纪90年代初至本世纪初逐步完成原始积累,为形成涉黑涉恶势力奠定基础。第二步,围猎官员,培植“保护伞”。于文波案起诉书显示,其团伙为拉拢腐蚀国家工作人员,送礼金、购物卡、办公桌椅合计234万多元。第三步,肆意妄为,称霸一方。除建筑、供热、交运线路外,他们连一些细枝末节的行业都把控了,甚至殡葬、收废品等都被垄断。

黑恶势力坐大,成因颇为复杂。既有打击不力的问题,也有“黑白相间”、违纪违法问题较为隐蔽,辨识难、查处难的问题等。当然,一个无法绕开的重要原因,就是存在关系网和“保护伞”。

被围猎腐蚀、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的党员干部,目前看有四种类型。主动帮助、推波助澜型——有的干部不仅帮黑恶势力“拿活”,还“一条龙”全程服务。直接输送、输财补血型——有的干部在杨家的企业不具备相应资质情况下,违反规定同意全额拨付环保专项补助资金为其购买除尘设备。间接助长、失职失责型——呼兰区原地税局一名干部收受于家财物后,对上级进行税收稽查的要求置若罔闻,致使于家企业大量偷税逃税。被迫屈从、听之任之型——杨、于两家等涉黑涉恶势力依仗雄厚的经济实力、复杂的人脉关系,对一些公职人员大搞“顺我者昌、逆我者亡”,重金贿赂不成,就威胁恐吓、侮辱谩骂,有的党员干部“缴械投降”、底线尽失。

“四大家族”势力在呼兰长期盘踞,在供热、房地产、公交线路、商贸等行业领域垄断经营、欺行霸市,严重损害群众切身利益。群众反映,杨家的鑫玛热电呼兰公司晚开栓、早停气,且供热温度不达标,有时室温只有十二三度,只好受冻或用暖宝取暖,所以大家不愿交取暖费,杨家就纠集社会闲散人员用堵锁眼、恐吓等软暴力的手段收取暖费,使群众怨声载道。

“严重破坏市场秩序、严重损害群众利益、严重危害基层政权、严重污染政治生态。”哈尔滨市纪委监委这样概括呼兰黑恶势力长期盘踞带来的恶劣影响。

毒瘤被铲除,“保护伞”正在被打掉,被严重污染的政治生态也在逐步修复净化,老百姓切身感受到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而正在进行中的“打伞破网”,还将持续释放红利……

在呼兰老城区中心繁华地带——风华路,花花绿绿的遮阳伞下,是一个个卖水果蔬菜及日用品的摊位。王大姐在这里经营水果摊10余年,问及现在是否还有人每天早晚来收取管理费,她摇摇头;问知道为什么吗,她笑着点点头。

这个名为双来市场的农贸市场,正是为杨家所垄断。据介绍,杨家看中这个人流量大的地段后,强行要求所有在老城区卖菜的商贩来这里摆摊,然后派人每天早晚向每个摊位收取二十元至四五十元不等的管理费。群众反映,有老太太拎一篮茄子卖也照样要交费,要说没钱不交,收费的一脚就给踹飞。这样一来,卖菜的成本增加,菜价相应上涨,也变相加重老百姓负担。杨家被查处后,乱收费没了,附近也开了早市。

呼兰街道胜利社区一名干部感受最深的是,现在可以安心坐公交车了。以前,呼兰主要公交线路被涉黑涉恶势力垄断把持,司机特野蛮,车子开得猛,发车不按点,车况也不好,冬天非常冷,群众坐车小心翼翼,唯恐惹下麻烦。“以前他们用最破的车,拉最多的人,这样才能多赚钱。”这位干部说,黑恶势力的气焰被打掉,现在公交车正常运行,车辆换新,出行终于不用提心吊胆。

“你看,这里的街道都变干净了。”建设路街道一位老人感慨地说。2007年,呼兰区城管局未经招标,将老城区部分环卫工作交给于家的亿兴保洁公司。居民反映,该公司设置的垃圾站点少,垃圾经常是两三天一清扫,有时风一吹,垃圾遍地飞;一到冬天,清冰雪也不及时,群众出行很不方便。于文波被查处后,2018年11月,呼兰区城管局接收了于家负责的环卫工作,实现了全天候清扫,老城区人居环境明显变好。该区城管局负责同志介绍,去年冬天清冰雪不仅速度快了,而且还节省资金500余万元。

“以前黑恶势力横行霸道,老百姓深受其害。”萧乡街道法律工作者曲成君说,“这回他们被查处,大伙觉着心里可敞亮了。”当地有群众在网上发帖感慨,“呼兰的天快晴了”。

不仅是群众感受到可喜的变化,一些公职人员也反映,工作好开展了。呼兰区国土资源局一名干部介绍说,以前查处违法用地问题,局里执法监察大队和乡镇国土所互相推诿,因为这活不好干,特别是黑恶势力的违建根本拆不动,经常每年是零拆除。2011年,拆除董家违建别墅时,10多人拿着大棒子阻拦执法,拆违只好作罢。“现在拆违非常顺利,7月26日,一天就拆除违建1.3万多平方米。”

“黑恶势力向政治领域渗透,必然破坏正常的社会结构,严重侵蚀群众对党和政府的信任。与一般的以权谋私、权钱交易相比,其性质更为恶劣,给群众正常生产生活造成的危害更为严重。”哈尔滨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分析指出。现在,伴随着呼兰涉黑涉恶案的查处,当地群众生产生活回归正常,社会风气正在好转,干部群众对党和政府的信心、信任和信赖不断增强。

哈尔滨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介绍,在严查呼兰涉黑涉恶案同时,按照中央和省委的要求,市、区两级坚持“边扫边治、边改边建”,坚持源头治理、综合治理、依法治理、系统治理、专项治理相结合,坚持将行业治乱、基层组织建设作为重点,扎实推进整改工作,着力修复政治生态,还老百姓一片朗朗乾坤。

树德务滋,除恶务本。“呼兰涉黑涉恶案正在攻坚中,我们将继续排除一切干扰和阻力,坚决做到对黑恶势力背后的腐败和‘保护伞’,以及失职渎职问题没查清的绝不放过。”省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的话掷地有声。

呼兰河静静流淌,呼兰河大桥上的车辆川流不息。盛夏,一场大雨后的呼兰,空气格外清新。

短评

在“打伞破网”拔根上持续发力

深挖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坚决清除包庇、纵容黑恶势力的腐败分子,立案查处一大批“官伞”“警伞”“庸伞”……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和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认真贯彻落实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决策部署,利剑出鞘,攻坚克难、深挖彻查,强力“打伞破网”,为专项斗争取得阶段性明显成效作出突出贡献。

当前,专项斗争进入深水区、攻坚期。“打伞破网”还存在地域行业不平衡、线索核查不扎实、协作机制不健全等必须正视的问题。纪检监察机关应进一步提高政治站位,深刻认识到“打伞破网”是净化政治生态的重要战场,是破解历史难题的关键之举,是维护群众利益的根本要求,是检验各级领导干部敢于斗争、敢于担当的重要标准,强化责任担当,持续加大工作力度。

“打伞破网”是攻坚之年的难中之难、要中之要、重中之重。纪检监察机关应拿出决胜姿态,牢牢把握“打伞破网”拔根的主攻方向,找准发力点,精准施策,深挖黑恶势力滋生的根源,坚决铲除黑恶势力赖以生存的根基,从根本上破解“黑恶势力犯罪屡打不绝”这个历史性难题,切实维护好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