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全球新闻网 | 118news.com.au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王志文:不往人群里走的人

2019-9-10 09:18| 发布者: yan | 评论: 0 |来自: 中国互联网电视

导读: 电影《最长一枪》里,为了精准诠释身兼杀手和表店老板双重身份的“老赵”,王志文在表店潜了很久,跟着师傅反复琢磨修表的每处细节。


这是他拿到剧本,认领了角色后一贯的准备方式——把角色拖进自己心里,揉碎、融合再演出来。“你的阅历、经验、理解力、想象力,都可以成为’准备’时可调动的资源。”

就像他曾经塑造的方言、陆建平、郭小鹏那样,这又是一个不完美,却让人看得过瘾的角色。

有人算过,出道30多年来,王志文已经演了40多种不同的职业,从一身正气正派人物市委书记,到城府极深的特务。从险恶的毒贩子到明智阴毒的宠臣,他特别善于表现人物的内心反差。

陈凯歌说,电影学院这二十年来出了不少人才,王志文毫无疑问是其中最会演戏的一个。

但阴差阳错,我们好几次可能无法从屏幕上看见这个“最会演戏的人”。

1984年,王志文带着母亲给的二百块钱,撑了三天两夜的硬座,到了成都参加北京电影学院的考点面试。

第一名的通过单在手里还没攥热乎,王志文就被卡车撞骨折了,医嘱卧床三个月。王志文就是不认命,放话爬也要爬进考场。

王志文的哥哥就到处找关系,开了中国高考史上的一个先例:高考那天,王志文硬是被木板抬来考场。由于他坐不起来,还发着高烧。工作人员好心拼了课桌,吊了一块木板,让他躺着答完卷。

最终,王志文文化课考了第一,如愿以偿地被北电表演系84班录取。

在电影学院的四年,王志文精深锤炼“声台形表”各路功课,台词尤其出色。

即使这样,他也没能得到导演青睐,顺利开始演戏。他的形象并不符合当时的主流审美:身材精瘦却缺乏美感,年纪轻轻就坠着俩大眼袋,长相平平连特色都没有。

毕业之前,王志文好不容易在一部电影里当上主角,可刚拍到半截,导演就把他辞退了,原因是上了大荧幕,他的缺点完全暴露了。

老师都建议他别做演员,留校当老师正合适。他不服气,因为热爱才拼命考上的电影学院,就快要触到梦想的边界,哪能放弃?“虽然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但是义无反顾。通常我只要认准一件事儿,会矢志不渝,从心出发。”

于是,他开始一边在中戏研究所任教,一边在各种剧里打酱油。

马后炮地说,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1994年在电视剧《过把瘾》里一炮而红时,王志文已经在影视剧里摸爬滚打整整8年。

这个上海男人在戏里,将北京土著的混不吝把握得像模像样,王志文以一种雅痞文青的洒脱不羁,俘获了无数师奶少女的心。粉丝来信麻袋都装不下,剧组吃饭的酒店外面里三层外三层,全是喊着他的名字。王志文一夜成名,并凭此角获飞天奖视帝。

“我一直不认为有‘一夜走红’这样的事,每一个好演员都是慢慢累积起来的……最重要的,是对这个职业有诚意。”王志文接受采访时说。

王志文曾在毕业论文《实验、生活、表演》里讨论罗伯特·德尼罗为演《愤怒的公牛》练了一年拳击、增肥52磅;田中角代为演好一老妇,拔去所有牙齿……这是他理解的演员的诚意。到了自己身上,践行起来必然更加严苛。

在电视剧《过把瘾》里,为了拍摄逼真,他用头撞碎玻璃,碎渣直接从头皮划过。

在电影《刺秦》里,他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情况下,在一条宽30厘米、离地14米的结冰木板上,对了一天的戏。

甚至拍摄最新的电影《最长一枪》时,他在夏日高温中穿着20多斤重的剧服表演,可以做到身上湿透,脸却不出汗。别人问他如何才能抗拒自然规律?他答:“心定。”

很多时候,即使他不是主角,但仍会认真准备每个配角的表演。

当时看完《风声》剧本,王志文觉得他演的这个角色单薄,希望可以加一些东西,让人物更深沉。这个想法正中导演下怀,他俩一起商量着,造出了最终形态的特务处长王田香。

《风声》是个群戏,有各色优秀演员,周迅、李冰冰、张涵予、苏有朋……剧组传着一句话,“王志文单挑华谊群星”。戏里戏外没人不怕王志文,剧中,王志文扮的处长手段凶残,剧外,王志文行走间都带着强烈的戏骨气场,大家对王志文都敬重有加。

“演戏,我一直是百分之百,应该叫倾情。”

王志文是个典型的性情中人,性格倔强,对错分明。

上学时,他编的小品和片段,如果发现别的同学演更合适,就会主动让贤;任教时,中央戏剧学院分房,他按资格应该分个90平的房子,结果却没有。王志文打电话大骂院长,很快单位就分给他房子,但王志文又退了回来。

王志文的意思是,房子该分给我的,你就得给我。但我现在在上海生活,北京的房子用不着,搁在我这儿浪费,就把房子让给更需要的同事。

但另一方面,他说话直,是公认的臭脾气。2003年王志文主演的电影《芬妮的微笑》首映式上,记者赞誉王志文“在戏里表现完美”,王志文不喜欢被拍马屁,冷言怼道:“演得不好。”还称自己对这部电影的剧本非常不满意:“这样的一个角色也能获奖,莫斯科人瞎了眼。”而后他直接拒绝出席该片的北京首映,惹毛了片方,导致双方对簿公堂。

和媒体关系僵硬也成了王志文的标志,他觉得记者窥伺过多隐私,进行不实报道。他不想被打扰,却屡屡遭偷拍,网上顺手一搜就是“竖中指”、“耍大牌”的报道。

采访里出现最多的回答是“没有”“还行”“你觉得呢”。“很多时候不能和媒体说实话,所以不想交流。”于是媒体想写点什么都没素材。

这些年,公众对于王志文的印象就是低调,不拍广告不走穴也很少上节目。

他有一套岿然不动的自我世界和价值观,自称“是一个对生活有标准的人,有一部分东西是不能被破坏的”。

“钱,我喜欢,我跟它没仇。拍广告挺诱人,挣钱快,但这钱我挣得不舒服,我觉得是在买卖,而且卖的就是这张脸,我觉得挺没劲的”。王志文自己也坦承,“拍戏对我来说,就是一份工作,保证有一份收入就行”。

直到今天,他还是喜欢别人叫他“从事演员工作的王同志”,而不是艺术家王志文。他说,18岁的时候选择了演员为职业,纯粹是因为热爱。那个时候,人们还不像现在,把名和钱看得那么重。“外部世界都可以变,但我这儿不能变。”

低调直白的王志文,骨子里有傲气。曾经有个采访,王志文说朋友让他多露脸,王志文直接就拒了。

“我需要宣传吗?”的确不需要。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