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全球新闻网 | 118news.com.au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我为何一而再再而三被德国人拒绝?

2019-9-17 20:40| 发布者: yan | 评论: 0 |来自: 杨佩昌看德国

导读: 最近几年,尤其是近两年来我一直在专心做酒贩子,荒废了学术,也放弃了多年从事的中德交流项目。太多的亲友为我惋惜,认为博士算是白读了。


也许是这样,但他们并不知道我曾经有多艰难。每月的工资根本不够还房贷,必须通过外出讲课来弥补亏空。如果有一段时间课程不是很多,就得想其他办法,否则会有违约的危险。为此,我只好重操旧业:组织企业家前往德国交流。

多年不干这一行,原以为重新捡起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我大错特错了,没想到如今的交流极为困难,甚至被拒绝了三次。

第一次是参加德国医疗器材博览会。在一个德国人的展台前,我发现了一个好玩的东西:腰带。只要把腰带系在身上,无论往哪个方向倒下,腰带马上充气膨胀起来,瞬间起到保护作用,这玩意儿特别适合老年人和小孩。

我很好奇地问展台上一个德国女孩,究竟是什么原理?她不假思索地打开腰带,正准备向我介绍。突然,一位中年男人冲过来,粗暴地阻止:不许打开!女孩吓得赶忙把拉链合上。后来得知这位是公司的总工程师,他抱憾地说:“对不起,这是公司秘密,不能看”。既然是公司秘密,不让看也无所谓,我转身就走了。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我又路过这家公司的展台。看到了令我愤怒的一幕:这位总工程师正打开腰带,耐心地给另外一个欧美客户讲解原理。

原来是担心中国人盗窃德国技术,为此心痛了很久。说真心话,我这种文科生,就算手把手教都不见得学会,更别说随便讲讲?关键我对技术这玩意儿根本就不感兴趣。我有点纳闷,如今的德国人怎么变得这么小气?印象中的德国人不应该是如此。

德国的医疗器械世界第一,这话肯定不为过,第二次被拒绝的经历也与医疗器材有关。国内一位企业家找到我,希望帮助联系厂家,购买几台设备回来。我写了一封电子邮件过去,客客气气地表示,对他们的产品感兴趣,希望购买几台。过了几天,德国厂家回信:“对不起,我们没有中国战略,不卖产品到中国。”不明白“中国战略”是什么意思,再问就不搭理了。

我有的是办法,打电话给一位德国朋友,让他直接找厂家。两天后他回信:问了厂家,“没有中国战略”的意思是不和中国有任何合作,担心产品技术被中国人剽窃。

谁这么缺德,把德国人吓成这样?看来这家公司曾经受过不小的伤,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虽然再次被拒绝,但我并没有太在意,毕竟本人不做技术,对自己没有任何影响。

但是,第三次我却愤怒了。前不久,国内一家大型生物工程公司老板找到我,希望帮助寻找德国厂家,购买一台身体重金属检测器(除了检测,还有降低重金属的功能)。我发邮件不回,等了几天直接打电话过去。接电话的是一位男士,我很友好地表示,本人来自中国北京并简单介绍了自己的情况。接电话的人倒是很客气,还不忘夸我德语说得正宗。等我表示希望购买该公司的这台仪器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回答:“我们公司的产品不卖给亚洲”。“我们只在欧洲销售,重点在德国。”其实我很想问为什么,但最终还是忍住了,怕被直率的德国人刺激。

尽管是友好的道别,但那一刻我却是相当的生气。送钱过去都不要,岂有此理!缓过几分钟之后,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最近这些年,中国人到底做了些什么,让德国人如此害怕,居然连送上门的生意都不做?十年、二十年前可不是这个样子,那个时候,他们是多么热情、多么欢迎中国客户来访,变化实在太快了。

这让我想起了另外一个国家。这个国家一而再再而三地对中国提出“知识产权保护”的问题。原先我并不特别理解:我们国家已经建立了“知识产权保护”法院,相比以前做得够好的了,干嘛如此小题大做?

和我有同样心理的人也应该不少。为什么我们都觉得“知识产权保护”并不是一个特别大的问题呢?

经历了几次被德国人拒绝后,我忽然意识到了点什么。之所以认为知识产权保护没有什么了不起,是因为中国人有一个这样的“共识”:窃书不算偷,只有偷钱和其他物品,才算是小偷,窃书其实是一件比较高级的事情。既然窃书都能被容忍,偷点思想、智慧算什么?

可是,在欧美国家,偷思想、窃智慧是件更可耻的事情,比盗窃具体的物品更恶劣。盗窃具体的物品数量有限,但盗窃思想和智慧,可能会让一个产品或整个行业退出市场,其后果是导致一家或无数家企业关门。

不少中国人并不认为剽窃知识产权十分可耻,究其原因还有一个“大义”在作祟。这个“大义”是:为了中国企业发展、为了整个国家进步,剽窃他国知识产权也不算多大问题。为了“大义”而舍“小节”,不仅不可耻,甚至还是一件崇高的事情。于是大张旗鼓地搞起了“XX计划”,鼓励更多的华裔学者、科学家回国“交流”。欧美企业有一天突然发现,自己辛辛苦苦花了几十亿美元的研究成果,已经被别的国家不费吹灰之力掌握和获得。

这样的成果不仅需要花费巨资,而且还可能经过十年八年的研究。瞬间就失去,这得有多痛?为什么德国人对中国人如此防备?一下就豁然开朗了:你今天让别人失去了一件东西,在他眼里你永远是小偷,且不会因时间而忘记。面对小偷,他当然要严加防备。

盗窃和堵博一样是会上瘾的。这让我想起刚看过的一部影片《骡子》。一位90岁的老爷爷,他因为养花破产,无家可归,甚至被家人歧视和抛弃。无奈中偶然接了贩堵集团的一个单子:帮忙把货从一个城市运到另外一个城市。一次,两次,三次,他都成功了,因为没有人会怀疑一个90岁的老爷爷会干这样的事情。最终,第12次被警方抓住。

如果老爷爷能理性思考,干一次两次就停手,他不仅可以保住财富,而且还能留住自油。可惜,当一个人一次得手之后,在人性的驱动之下还会继续。

这部影片之所以取得成功,是对人性有深度的观察和探究。其实,盗窃知识产权也是一个道理:如果任由人性的阴暗力量驱使,今天你窃取的只是某个产品技术,明天就会恨不得把人家整个工厂、整个行业的技术都偷来。

交流才会进步,没有交流只会导致自我爆炸。要想得到更多的交流,先从约束人性开始,让所谓的“高尚目的”和“大义”见鬼去吧。

最后不忘卖酒小贩的本职工作:本月,各省市经销商在招募中,我会拿出最大的诚意和令您心花怒放的优惠条件。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