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全球新闻网 | 118news.com.au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致敬李文亮们:比起英雄的称号,医生更需要理解与尊重

2020-2-8 07:25| 发布者: yan | 评论: 0 |来自: 世界华人周刊

导读: 致敬那些奋战在一线的英雄。但比起英雄的称号,他们更需要的是理解与尊重。2月6日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但奇迹并没有发生。


凌晨3点48分, 武汉中心医院宣布了李文亮去世的消息:我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工作中不幸感染,经全力抢救无效,于2020年2月7日凌晨2点58分去世,对此我们深表痛惜和哀悼。

而在不久前,他还接受了新京报的采访,表示康复后要尽快回前线。

“康复后,想做些什么?”

“康复后我想赶快回到一线工作,继续为患者看病。”

花落无言,大恸无声,现在看来愈发的泪目。即使饱受病毒的折磨,他仍然心系民众。

昨夜不幸离世的,还有一位医生——南京市中医院副院长、新冠肺炎防治工作小组组长徐辉,她日夜奋战于抗疫一线,由于操劳过度,突发疾病,抢救无效去世。


▲ 徐辉医生

自从新型冠状病毒爆发后,医务人员就前仆后继地驰援,感觉眼泪都快不够用了。

建议公众留在家里好好过年的钟南山,却第一时间乘坐高铁前往武汉。


▲ 董宗祈医生

86岁的董宗祈坐着轮椅坚持出诊,“你说这一辈子我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病人嘛。”

身患渐冻症的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顾不上染上病毒的妻子,在疫情最前线奋战了30余天。

在采访时突然哭泣的武汉肺科医院ICU主任胡明,因为他接到了一个电话,同是医生的好友被感染。

2月3日,湖南90后乡镇医生宋英杰劳累过度猝死。


从大年初一开始,他就加入了高速路口排查团队,并且独自负责医疗物资的分发。在连续10天9夜的一线坚守后,因过度劳累引发心源性猝死。


28岁,花样的年龄,是那么年轻,无数网友悲伤地送别英雄。

还有和宋英杰一样,无数奋战在一线的白衣战士们,他们的手被腐蚀得伤痕累累,脸上落下深深的压痕,累了就直接倒在地上休息,让人看得心疼无比。
     
为什么中国的医生们一点也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在病毒肆虐的危险中敢于逆行呢?

强忍着悲痛,我看了一部朋友推荐的9.2分纪录片——《中国医生》,目前更新到了第4集,让许多人流下热泪。

看完后我恍然找到了答案。

我怕死,但不能死

朱良付,是河南省人民医院脑血管二病区的主任。他面对的是堪称死神镰刀的脑卒中:死亡率最高,死亡速度也最快。

面对着这种级别的病魔,医院组建了绿色通道。他和同事们处于24小时待命的状态,争取在第一时间制定方案抢救病人。

他的最高纪录,是在工作到12点后,奔赴手术台又连续做了16台造影手术。等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次日的凌晨5点。
             
人到中年的他,越来越担心自己:作息如此不规律,说不定有天会突然死掉。

但他又不敢死,因为国家花了25年才培养出一个主任医师。如果去世,那就是国家资源的巨大浪费。
             
就像脑血管手术,必须要极其精准,普通医生根本不能胜任,失之毫厘就可能造成严重后果。

每次手术前,他都会与家属详谈手术可能引起的并发症。

即便如此,有时候仍会遇到误解。有个老人因并发症去世,老太太指着他的鼻子骂道:“我想把你撕成碎片,都怪你把他害死了!”
             
更令他困惑的是,等到老太太血压高的时候,又找到他看病。

在老太太心里,毫无疑问地认可他是一名好医生。但这并不能消除她的愤怒,她继续投诉,继续骂他是“杀人凶手”。
             
实际上,哪个医生不想让病人彻底痊愈呢?

在对消灭病魔的期盼上,医生一点也不比家属少。

我不是冷酷,是冷静

在纪录片播出后,有一位帅哥医生爆红,网友们称他是“真人版江直树”。还有人像曲筱绡一样,突然间爱上了医生,无论戴不戴口罩,都是那么帅。

这个医生叫徐晔,在南京鼓楼医院烧伤科。他不仅长得帅,更是一名十足的学霸:中山大学的医学院博士。目前才28岁,已经工作了3年。
             
每次和病人聊天,他都是轻声细语,脸上写满了温柔。离开时的一句“走啦”,有种难以言语的可爱。

但他也有自己的痛苦,一次次的生离死别,让他产生了极大的挫败感。
             
有位59岁的患者老刘,因为煤气燃爆,全身95%重度烧伤。他每天负责为老刘换药,需要把伤口打开,上药后再包合,整个过程跟酷刑差不多。

与时同时,高昂的费用也重击着本不富裕的家庭。由于烧伤面积太大,需要多次植皮,预计需要100多万。
            
儿子儿媳借遍了所有的亲戚和朋友,已经花了30多万,又从众筹上得到5万,只剩下小工厂和房子在支撑。面对着高达百万的费用,心中打起了退堂鼓。

由于有很大的救治希望,徐晔积级奔走。他申请了医院的救助基金,帮老刘争取到了2万元,高兴地告知家属。
             
但最终,儿子还是默默地带走了父亲,甚至没有和他打招呼。看到本能救治的病人离去,他的心里空空荡荡。

徐晔说:“人生本来就是一场修行,何况是医生呢。为什么有人说,医生看起来很冷酷,不是冷酷,是冷静。”

我不会再让你花钱

舒茂国,是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整形美容外科的主任。他独创心形缝合技术,拯救了许多唇腭裂的小孩。
            
对于那些唇腭裂的孩子,他发自内心的喜欢。甚至会戴着口罩,夺走小孩子的初吻。

有次,他接诊了一个叫李复渊的小孩。当他了解情况后,感动得决定为对方筹钱治疗。
             
原来,李复渊因为唇腭裂被父母遗弃,傍晚五六点的时候天色渐暗,四周还有许多流浪狗。他冻得全身发紫,甚至有被狗在夜里吃掉的风险。

还好养父李平平路过,没有任何犹豫地把他抱回了家。面对着别人的夸赞,这对夫妻只是说,任何人看到都会这样做。
             
看到这么善良的夫妻,舒茂国决定不能再让他们花钱。医院从来不会免费,他当然也不能破坏规矩。

他想到了一个方法,在朋友圈为小复渊筹钱。当他将事件发布后,感动了许多朋友,他们纷纷慷慨解囊,很快筹到了8000元钱。
             
在他精湛的手法下,小复渊的唇部焕然一新。养父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小复渊能够和同龄人一样,快乐着长大。

就像《手术两百年》所说:“医学,实际上是人类善良情感的一种表达,它起源于人类最朴素的救助愿望。”

我终于敢走到你的墓前

“我们这么多医生,工作了15年 ,等于白干了。”

孙自敏,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血液科主任。她一度想要放弃医生的工作,因为她看到的都是苍白的脸,无力的面容,没有一点欢笑。

她从事了15年的白血病治疗,却全军覆没,没能使一个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患者活下来。没有任何的成就,只有烧到眼前的崩溃感。
             
曾经的一个好友,在同学们眼中美得像林黛玉,但也不幸患上了白血病。在辗转了多个城市后,来到了她所在的医院。好友信任她,但她最终没能留下好友。

后来好友的墓地建好,她一直不敢去,不敢面对她。内心长久的自责,“就是一直觉得对不起她。”

但坚强不是面对悲伤不流一滴泪,而是擦干眼泪后继续前行。
             
经过再三的考虑后,她最终没有改变职业,而是立下决心:不攻克白血病,我这个医生也做不下去了。

从此,她带领着团队日夜攻关,终于解决了非血缘脐带血移植中植入率低的难题,一举让国内的白血病患者看到了曙光。

现在,孙医生的科室,成为了全球最大的脐带血移植中心。他们已经完成了900余例儿童及成人脐带血的移植。

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在经过24年的努力后,她终于放下了自责,能够走到好友的墓前。

你要注意健康,我随意

王东进,是南京鼓楼医院心胸外科的主治医师。

他的一台手术,往往要持续5个多小时。经常在走出手术室时,看到病人家属等得差点睡着。有时候,他会连续做三台手术,从早晨八点一直做到深夜。
            
平时,他总是叮嘱病人正常作息,注意身体健康。但轮到自己时,却完全没有办法控制时间。

他在揉腰时戏称道:“心脏外科得是身体最好的,身体不好的,连站都站不住,肯定都要被淘汰掉。”
             
但连续30年的执刀生涯,早已使他的身体多个部位闹情绪。

颈椎病,经常痛得他晚上睡不着,白天严重时要戴上颈托。由于站得时间太久,腿部出现了静脉曲张,每次手术时都要穿上弹力袜。

连他自己都感慨道,我这样都要残疾了。

但他却极易满足,认为自己挺幸福,因为他享受到了许多医生没有的特殊待遇:医院特批的一个小按摩椅,使他能在手术后短暂地休息。

但等到周末的时候,他又不好好在家休息。而是经常跑到乡下义诊,或者到医疗落后的城镇医院做科普讲座。

如此折腾自己的身体,仅仅是因为对得起内心。

他看到过太多病人和家属,为了省一点钱,过着极度卑微的生活。

“如果我们能做的多一点,病人和他们的家人,是不是可以生活得更好点?”

所有的英雄,只是普通人

在纪录片第一集的结尾,朱良付骑着摩托车回到了家。谁能够想到,这个骑着摩托车的人,竟是国内的顶级专家呢?

但正在吃饭的时候,他接到了一个紧急电话。他急匆匆地收拾行装,家人们早已习惯,向他挥手说再见。

听女儿说,很多时候爸爸回到家,她都已经睡着了。
            
所以呀,哪里有什么超级英雄,只是一群普通人在负重前行。就像暴风雨中的海燕,哪怕冻得身体僵硬,哪怕淋得羽毛枯蔫,也扇动着翅膀勇敢向前。

不会擎天驾海,不会眼射激光,不会喷射蛛丝,更没有钢铁躯体。他们有的,只是医者的仁心。
   
德不近佛者,不可以为医;才不近仙者,不可以为医。

但我们又是怎样对待他们的呢?

他们可以在天上的万里高空中,为素不相识的病人吸尿救命;却在地面的物欲横流中,被曾经感恩戴德的病人家属袭击致残丧命。

比起英雄的称号,他们更需要理解与尊重。毕竟,世界上最有资格称为先生者,一个是老师,一个是医生。

善待医生,是一个民族的大幸!

最后,愿李文亮在天堂安息,愿所有好人不被辜负。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