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全球新闻网 | 118news.com.au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Reddit网友分享自己和身边人与新冠斗争的经历

2020-5-21 11:07| 发布者: yan | 评论: 0 |来自: 悉尼印象

导读: 话说,2020年才过去几个月,世界已经被疫情换了模样,而疫情对社会的影响,如今还在继续,现在一提起新冠肺炎,人们的心中都多了一丝恐惧和迷茫。


然而,对于那些亲历疫情的人来说,他们的心情和旁观者们有更大的不同。

这两天,Reddit上有网友提了这样一个问题:“那些自己或自己亲朋好友得了新冠肺炎的,情况究竟有多糟?”

底下一群网友分享了自己和身边人与新冠斗争的经历,光看网友们文字的描述,就让人毛骨悚然。

有人如在地狱游荡一圈后又获新生,有人突如其来失去了身边的家人、朋友、同事,如同在目睹一份死亡名单…

当然也有坚韧,幸运。

这也许能让我们更了解我们在面对着什么…

1

“从小到大我得过各种病,支气管炎、肺炎,但是和新冠病毒比起来,那些就像是在公园里散步一样容易。

3月中旬我开始有点咳嗽,然后喉咙有点发痒,当时我安慰自己只是过敏,但当我开始发烧之后,我知道事态严重了。

居家隔离后,我的发烧变得更加频繁,40度是常态。

一贯以来我是可以忍受这些发烧的,但这次我几乎神志不清了。最坏的时候,我忘了我自己在哪,对着父母胡言乱语。

我没有痰,所以基本上都是干咳。我的能量都被吸干了,我没法做任何事情,随时感觉喘不上气,还一直在咳嗽。

任何事情对我来说都变得非常困难,有时候我必须要花费5~10分钟让自己慢慢准备需要做的事情。

我在网上花20刀买的风扇让我感觉有好一点,当我咳得非常厉害的时候根本就很难吸入新鲜空气,所以我就把风扇开到最大档,让风对着我的脸吹。

一度我甚至没有办法上厕所,因为实在是太虚弱了,走不到厕所。

沦落至此有点羞耻——

我用了尿布,然后用了尿桶。

这非常难为情但是我当时关心的只是尽量让自己舒服,不要引起更多咳嗽。

很恶心,但是比起咳的心肝脾肺肾都要喷出来、和不知道自己还下一秒能不能够再度呼吸要好得多。

病情糟糕到了我决定要写下我的遗书和证词的地步,我还对着镜头录下了临终视频,因为有一些晚上我真的不知道第二天自己能否醒来。

幸运的是我不需要去医院,因为我的父母非常细心地照顾我,安抚我。

你可能认为得了这病的人只需要大睡几觉就好了,但是真的非常非常难保持舒服。

所以很长时间我都基本上是醒着的,我睡着的几次是因为发烧让我几乎晕过去了。除此之外我就是待在房间里的一个角落,看着数不尽的电视节目和电影。

每件事都很糟糕,难以应对,最糟糕的可能还是连一分钟都不能好好呼吸。

我和我的父母甚至试了各种居家疗法,因为我们实在太绝望了。他们给我买了加湿器,让我吸入桉树精油,给了我很痛的背部按摩。我知道这些东西在你们看来很蠢,特别是在面对这样的疾病之时,但是当时我们真的很绝望。

不过一个月后,现在我多多少少好了很多了。

但我有听过很多像我一样20多岁的人,比我更健康、甚至像运动员体格那样的人去世,这个消息让我感到很糟糕。我不知道是幸存者的内疚还是什么在作祟,但是想想那些比你身体更好的人却没有捱过这一劫就是一件很奇怪的感觉。我每天都在感激自己还活着。”

2

那些原本体格强壮的人也会被新冠一击倒下,病前病后对比残忍。

“我室友六星期前感染了,但直到这几周他才恢复了嗅觉。这几周来他基本上不能下床,而且咳得特别严重。他22岁,而且是大学运动员,在他生病之前他就是你心目中拥有完美身材的那个人。”

3

“我在健身房的私教感染了,她40多岁,很健康很健美。她发高烧难以呼吸,精疲力尽和尖锐的肌肉疼痛,甚至连在卧室里走动都困难,也失去了嗅觉,可能还得了神经也受到了一定影响——记忆减退和词不达意。隔离结束三周后,她仍然感觉浑身不对劲,很容易就呼吸不上了。我曾看到她尝试把市买的东西装到后备箱,很困难,如今她还是还有记忆障碍问题。”

4

“我有两个朋友都得了新冠,他们都没有先行疾病,都30出头。有一个病情轻微,几周之后就恢复了,另外一个呼吸不上来气,所以去了医院被上了呼吸机,然后陷入了昏迷,然后死了。”

5

“我祖母得了新冠,她快90岁了住在养老院,体重大概62斤,平时她在身体最好的时候也不能够自己坐起来。

她感染的症状是一周都在发烧,有一点咳嗽,然后她恢复了。

对此我们都很震惊,祖母平时身体太差了,所以当养老院告诉我们她感染了的时候,我们全部都以为她这次肯定不行了。

新冠可以杀死健康强壮的人,但却赦免了她,多么奇怪呀。”

6

几乎是一瞬间,病毒就席卷了一切,快得让人反应不过来。

“我有个朋友得了新冠,他还好,但是有一个很恐怖的地方。

他说在某个时间点之前,他的病情就像一次糟糕的流感,直到有一天晚上他开始发高烧,然后他开始呼吸不上气来。

就像是一个小时之前还活蹦乱跳的一个人,一个小时后就不得不被急救车送进医院接受紧急治疗。

结果他在呼吸机上呆了大概一周。

谢天谢地他现在还好,在家慢慢恢复。

多说一句,他的家人也都感染了,但他们没有严重到需要住院。

7

“我妈妈从有点发痒的喉咙到呼吸困难到被戴着头盔的医护人员用急救车送走只隔了三天。两周后她死了。

她没有大的健康问题,她一去了医院就被输液然后上了呼吸机,最后她的器官开始衰竭。

而他们除了关掉她的呼吸机让她离开以外,什么也做不了。”

8

“我妹妹47岁,没有已知疾病,感染去世了。

这个过程只花了10天,她只在医院里待了三天。

恐怖的部分是她明明已经有好转趋势,她的肺部在第7天的时候功能运转率是83%,两天后医院发现已经提升到了95%,

然而仅仅在29个小时里就天翻地覆了。

我当时发了短信给她,她一直说她很痛苦,但是没有给我说细节。

她的丈夫和两个孩子也得了新冠。

她丈夫错误地认为他的感染症状只是健身房里锻炼过度造成的,因为他身体一直痛。

我的侄子们,13岁的有一天晚上吐了,还发了几个小时的烧,另外一个7岁,什么症状也没有,他们一家全感染了。”

9

我不想要这样的随机性发生在任何人身上,上一分钟你爱的人还好好的,只是有一点点小毛病,下一分钟他们就需要住院。

你永远不会知道他们会好转还是恶化,

这个病毒不关心你多大,你平常多健康,如果它想要搞死你,它就会搞死你。”

10

“今天早上刚刚听说我有一个朋友昨夜去世了。

当她情况恶化的时候她的同伴打了911,然而等急救人员赶来之时,她已经去世了,就是这么快。

她被测试过,知道自己呈阳性,然而她被告知必须待在家里,除非症状恶化之后才能住院。

她一直感觉都很不舒服,但是没有不舒服到需要被紧急送去医院,直到昨晚。

我试图安慰自己——她最后在她自己的床上去世可能比死在一大群陌生人包围着的病床上好一些。”

11

求医无门,一切只能靠自己撑,意志撑,身体撑…

“我爸爸第4次去医院做脑部手术后感染上的,而之所以要第4次去做手术就是医生之前总是出岔子。

他去世之后,出于一些原因,医院把他的遗体送回家了,但是没有人可以碰他,都害怕被感染。

爸爸去世后妈妈去了医院想做检测,其实她已经知道自己一定感染了,她只是想要在医院得到治疗,然而她被拒收了。

就在她准备开车回家时她晕倒了,医院接收了她,但只给她输了液告诉她她的检测呈阳性,然后又把她送回家了。

真是太难了。”

12

而对于真正能够住院的人来说,却已是强弩之末垂死挣扎,生死全凭运气。

“我是ICU的一名护士,我工作的地方是一家大医院,通常周边小医院会把治疗不了的重症病患送到我们医院来,所以每一天我都在见证感染分布图最极端的那一面的现实,太恐怖了。

几周前我被检测出阳性,现在已经好了,明天我就会回去上班。我当时没有发烧或者呼吸困难,只是失去了味觉和嗅觉。

我的情况比起那些我治疗过的病人来说算什么呢?

什么都不算。

我们ICU的病人太严重了。就是你在新闻上听说过的所有的坏消息,低氧、血液凝块、多系统器官衰竭。

我们有很多30多、40多岁的病人没有先行疾病的,最后病得就像80岁老年人。

而悲哀的是,他们中很多人都没有好的结果。

我很感激我病得不重,而且特别感激我有健康保险,我工作的地方也会支付我养病期间的薪水。

我知道有很多人是没有这些安全保障的,太不公平了。”

13

一家人感染,有的生,有的死,家庭破碎,往后生活再不如从前。

“我有两个朋友都失去了一位父母。”

14

“我朋友是意大利人,他得了新冠,一周之内特别的虚弱,下不了床,而他的女朋友只是一点点身体的疼痛。

他的双亲,他的祖父母和他的叔叔都死了,全部在一周之内。

他的姑姑恢复了。”

15

“我发烧、打冷战,一直流汗汗湿床单,肌肉特别酸痛、头也痛、疲劳,腹泻。

我没有呼吸短促或咳嗽,我家里人也没有,我的丈夫孩子们和年迈的母亲全都感染了,他们只是很轻微的症状。

我的堂兄住进了ICU上了呼吸机,然而在他终于可以取下呼吸机后第二天,就因为血液凝块去世了。”

16

身边的恐惧,也在弥漫…

“我有一位30岁的朋友感染了。他病得如此严重以至于他的室友都不敢前去查看他的情况因为担心他们会发现一具尸体。

每一天从床上爬起来去浴室已经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他现在还好,但是他的肺花了好几周才感觉有那么一点点恢复正常。”

17

悲痛也开始笼罩生活,仿佛就像末日审判,已经不知该作何反应…

“我是新冠指定医院的一名助产士。

我们这15%的孕妇都感染上了新冠,不过其中87%都完全没有症状。

一个半小时前我们又接收了一个新患者,她看起来还好。

好事是她们没有变得非常虚弱,吓人的是她们到处走的时候可能就把病毒传出去了。

我最好的朋友得了新冠,一直不停咳嗽,发烧发到快40度,你能想象的所有流感症状他都有。一直持续了三个星期。我给他打视频电话的时候他都止不住地咳嗽。

和我同住房子的室友之一也感染了,他的症状持续了大概两周,糟糕到像去地狱了一趟,咳嗽发烧身上很痛。

我有两个60多岁的亲戚同样感染,他们在家隔离了一周半,其中一个就基本困在床上,什么都做不了,另外一个就只能在他俩好转之前虚弱撑起这个家。

我听到过最多的就是那糟糕的发烧会一直一直一直在。

你一直在想你已经度过最艰难的时刻了,但第二天你又会病得更厉害,直到新冠病毒自己叫停。

病得最严重的还是在医院的,那真是恐怖的一大段时间。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选择外出或者不戴口罩,但是病毒才不管你有什么理由,病毒真的不在乎你有什么理由…”

18

“迄今为止我的生活中有4个人因为新冠过世了。

前同事兼朋友,他是美国第一批病死的人一员。他才34岁,已有疾病只有小时候的哮喘。

一个很好的朋友兼合作伙伴,一个月前我才跟他一起呆过。他39岁,没有先行疾病。

我最好朋友的妈妈,也是如同我第二个妈妈一样的人。她63岁了,没有先行疾病。

我的祖母,她在养老院里,90岁,对于她的年纪来说她的健康情况还可以。

他们全部都在出现症状之后两周内过世的,除了我祖母以外,其他人全是第一周在家隔离,情况恶化之后才被送到了医院。”

19

常常被人忽视的是,就算幸运活了下来,长久的后遗症可能即将来临。

“我丈母娘3月份得了新冠,她住院了两个星期,期间没有人被允许去看她,她呼吸太过困难甚至不能够和我们讲电话。她打字也不行,所以我们只能偶尔从护士那里得到她的最新消息。

两个月后她还在家吸氧。这一周开始她才没有用家庭护理服务。

可能她之后还需要一段时间的吸氧治疗,因为她的肺受损实在太严重了。”

20

“我妹妹不抽烟,非常健康,在一家很好的医院工作。

她很早之前就被医院第一批新冠感染者感染上了,当时人们不知道新冠这么严重,也没有做足防护措施,那位病人刚开始检测也是阴性,等我妹妹被暴露之后才检测出阳性,所以我妹妹没有做应该的防护措施,在病人检测阴性,但实际已经携带病毒的期间被感染了。

我妹妹病得很严重,过了很多周她还是必须要吸氧才能呼吸得上气,而且一直不断咳嗽,她的肺部有发炎和损害,她才31岁。”

对于新冠感染者,对于感染者的朋友家人来说,他们要承受的实在太多太多。

眼睁睁看着失去挚爱,这些人,才是世界活着的痛,呼吸的痛,未来回看历史时最剜心之殇…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