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全球新闻网 | 118news.com.au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疫情创伤三文鱼:一位三文鱼商贩在北京

2020-6-18 11:04| 发布者: yan | 评论: 0 |来自: 澎湃新闻

导读: 姜涛(化名)已经歇业在家6天了。这些天,他的电话快被老顾客打爆了,问的都是,“你做核酸检测了吗?检测结果怎么样?三文鱼的检测结果?摊位的采样结果?”


姜涛是北京某批发市场挪威三文鱼专卖店的店主。自从一块切割进口三文鱼的案板中检出新冠病毒,三文鱼商户们的心绪就难以平静了。

6月12日早上,刚开店姜涛就接到通知,下架三文鱼商品并且等待做核酸检测,之后,他的店铺就没再开张。

6月11日到16日,北京在6天内新增感染者137人,16日晚,北京市应急响应级别上调为二级。

前述检出新冠的案板所属店铺的三文鱼来自京深海鲜市场。此前,北京市丰台区副区长张婕介绍,北京市疾控中心针对京深海鲜市场的海鲜区特别是三文鱼交易摊位以及公共区域进行采样检测,合计采集样本469件,目前结果都是阴性。

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也表示,三文鱼案板查出病毒阳性不能说明太多问题,也没有直接证据表明三文鱼就是传播源。在他看来,感染的人在案板前讲话、交易时飞沫的喷出,也可能造成案板污染,此次北京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由中间宿主引发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目前,国内陆续有十几个城市紧急下架了三文鱼产品。姜涛也不知道他的店铺何时解封,一家人的生计都仰赖这爿店,歇业在家的这些天,他寝食难安,为店铺租金、房贷、车贷发愁。


以下是姜涛的口述:

6月12号早上7:30,我和媳妇像往常一样到市场的摊位开门。市场开门后,工作人员到摊位通知我和另外一个商户把三文鱼全部下架,等待做核酸检测。我们市场总共就两家卖三文鱼,算是中高端的农贸市场,地面、商铺没有脏乱差的情况,租金也贵一些。

我的摊位专卖挪威三文鱼,经营许可证上只允许我卖这个,卖别的也不行。手里压着十多条三文鱼,不足四箱,总价1万多元。我戴着手套把三文鱼装袋放入冷冻,在摊位坐着,货都不让卖了,我和媳妇不到下午6点市场关门,就回家了。

2015年,我和媳妇一起开的进口三文鱼店,因为自己和家人都爱吃,市场上卖的贵,想着找批发商进货,慢慢把店做起来,积累了不少老顾客。

那时候市场租金不贵,摊位8平米左右,一个月5000元租金,压力不大。但现在租金高,2019年6月中旬市场接到通知,要求农贸市场在7月1号之前完成升级改造,商铺统一改成封闭式的,并要求有封闭式的操作间。

我们把摊位从8平方米换成20平方米,每月租金8500元,租冷库一个月费用接近1万,冷库的电费夏天每月5000元,冬天能便宜点。一个月摊位费最少也得花2万多,生意好的时候都有压力,更何况现在不让卖。

(到16号已经)五天没有营业,我和媳妇在家待着哄孩子。平常是我妈在家照顾小孩,我和媳妇都忙,一个月也不休息一天,都守着三文鱼摊位,从早上7:30到晚上6:30。小孩今年四岁,幼儿园还没开门,但哪有心思哄孩子,家里上有老下有小,每个月贷款得还8000元。房子买在北京周边,一直空着没住人,月供4000多元。买不起北京的房子,我们在这租房4500元/月,车贷每月近4000元,家里主要靠卖三文鱼赚点钱。

压力特别大,平时孩子在还不能在屋里抽烟,都躲在阳台抽,这几天烟抽了快十盒,一天抽一包半。我妈看我俩不出摊,也跟着愁,头发都白了。安慰她也没用,电视新闻播了在新发地的三文鱼案板上发现新冠肺炎病毒,我妈都懂,再恢复上架肯定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6月13日上午,我和媳妇去离家近的一家公立医院打算做核酸检测,但医院告诉我们个人暂时做不了,正好赶上周六。我再在网上查第三方核酸检测机构,发现当天预约满了,约了第二天的核酸检测。

6月14日早上7点,我和媳妇早早到检测所排队,早上人不多,8:30做完咽拭子采样,往外面走看排队的人特别多,走廊有几十个人在等。医生嘱咐我们采样后,两个小时内不要吃东西,怕吐。检验所做核酸检测260元/人,比公立医院贵80多块钱。

主动去做核酸检测,一方面是市场通知我们需要做核酸检测,另一方面是为了让老顾客放心。前两天电话都被老顾客打爆了,他们问我,“你做核酸检测了吗?检测结果怎么样?三文鱼的检测结果?摊位的采样结果?”他们看到新闻,新发地的三文鱼案板上检测出病毒,(担心)前几天在我摊位刚买的三文鱼,都吃进肚子里了,能不担心吗?

6月15日,我去检测所拿结果,告诉是24小时后可以拿结果,去了医生说还没出结果,等下午5点会出一批结果。下午5点,我又过去等到5:30也没等到核酸检测结果。我找大夫帮忙查一下,说是系统里没有我们检测的数据,可能是录入或者计算机后台的问题,让我和媳妇6月16日再检测一次,这次不收费。


6月14日,北京市民在宣武体育场进行核酸采样。

6月16日早上,我们又做了一遍核酸检测,等17日才能知道结果。中午回家吃个饭,市场通知下午需要到市场统一做核酸检测,做过的也要重新做。从下午1点排队到3点多,前面还有300多名商户等着做检查。所有商户都在市场消防通道到后院这排队,队伍前面有两百米长,前看不到头,后看不到尾。

我们卖三文鱼的商铺6月12日歇业,卖海鲜的商铺多开了一天,6月13日歇业。市场里卖海鲜的有三十多家,卖三文鱼两家,水产品区域灯都是关着的。卖蔬菜水果的摊位虽然没要求歇业,但下午都在排队,也做不了生意,来市场的人很少,只有几个顾客。

今年过年,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疫情暴发的时候,我们一家人回黑龙江老家过年。2月17日回的北京,回来后居家隔离14天。3月3日开始营业,那时市场只有一半的商户,后来到3月底大家都陆陆续续开张了。

3月初刚营业的时候,市场人流量很少,老顾客也没有来买货,一直亏着。但亏也得开张,打比方说不开张每天赔1000元,开张赔500元,买的人少终归有人买,能卖一点儿是一点儿。市场只给免了2月份的租金,开张才能赚钱养家。

5月份是今年上半年生意最好的时候,客流量大,卖得最好的时候一天能卖二三百斤挪威三文鱼,差不多20条到30条鱼,每天流水有2万块钱。三文鱼不分淡季旺季,批发商常年都供货。卖得最好的时候基本两天进一趟货,三天进两趟货。前一天给批发商打电话要第二天的货,当天下午或者第二天早上能收到货。

6月12日,我们接到下架通知后再没卖过货,不让卖也不敢卖,把网上的三文鱼产品也下架了。三文鱼出事前,最后一单生意是6月11日晚上,卖了一整条三文鱼,卖给的是个人,那条鱼卖了900多块钱,盈利100多元。没有说特别高兴,因为这几年三文鱼在市场上挺受欢迎。

除了2019年6月份,有报道说三文鱼有寄生虫,实际上是把虹鳟鱼和三文鱼弄混了,那段时间生意受到打击,小半年都比较萧条,到年底前三文鱼市场才复苏。顾客怕有寄生虫,但常年吃三文鱼的顾客,会有自己的科学判断。总之时间能治愈一切,顾客了解更多常识,慢慢生意会转好。

但这次三文鱼案板检查出新冠病毒,可能要等北京疫情彻底过去,三文鱼市场才能慢慢好起来,顾客从不认同到认同有一个过程。目前我们手头的积蓄够撑两个月,每个月还贷款和商铺基本开销就要3万多,这半年把挣的钱都花空了。

前两天给一直合作的供应商打电话,他情况比我更惨,我手里有10多条三文鱼,供应商手里有几百条。他那边冷冻着,等允许卖时能卖出一半价钱就不错了。我们关系都挺好的,以前是拿货交钱,现在是过几天想起来再给钱都可以。但已经快一个星期没拿货了。

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时候,我第一次来北京,那年我16岁,在北京待了12年。这半年是我见过的最萧条的时候,我和周围在市场出摊的朋友都是兜里没钱,挣不着钱,生意马马虎虎。

暂时我不考虑转行或者卖其他海产品,卖其他活鱼得现场杀,我不愿干。三文鱼下架前,每天早上市场开门,我负责处理鱼,把三文鱼切成可以生吃的那种。切片、剔除鱼骨、鱼刺、装盒后放到保温箱内,为了保鲜还要在保温箱内加冰块。处理一条鱼需要20分钟。

最忙的时候是上午11点前,下午3点后,有的顾客没等我们出摊,就来排队等着的。我和媳妇中午就买点盒饭吃,豆芽、白菜、炒茄子什么的,一人十块钱标准,晚上这边6点收摊,6点半市场关门,开开心心地开车和媳妇一起回家吃饭。

现在在家吃不下饭,晚上躺着快到12点才能睡着,没事就爱胡思乱想。这礼拜挑些清淡的菜吃,家里就给孩子做点肉,适当节制消费。

作为一个三文鱼摊主,真心觉得问题不在三文鱼身上,我和媳妇每天都和三文鱼待在一起,就差晚上搂着三文鱼睡觉了,它要有问题,那我俩肯定也逃不掉。希望能够早些营业,忙点累点都不怕,生活得有盼头。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