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全球新闻网 | 118news.com.au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停药至今病毒完全消失,全球首个被药物治愈的艾滋病人出现!是巧合还是奇迹?

2020-7-13 14:12| 发布者: yan | 评论: 0 |来自: 澳洲红领巾

导读: 话说昨天,巴西有两个病人引起了全世界媒体的关注。其中一个就是大家业熟悉的,刚刚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的巴西总统博索纳罗…


另一个,却暂未透露姓名,代号“圣保罗病人”的一位艾滋病病人…

匿名“圣保罗病人”之所以被各大媒体争相报道,只因为,他很可能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位在药物治疗下痊愈的艾滋病病人!

这位35岁的匿名病人激动地对媒体透露:“我非常感动,这是有史以来数以百万计的艾滋病感染者梦寐以求的结果,居然在我身上发生了。简直是天赐的礼物,也是我生命的重生。”

虽然迄今为止,“圣保罗病人”的康复在业内人士看来像是一场医学奇迹,却也为世界上千万的艾滋病人点燃了新的曙光:

人类距离攻克“超级癌症”兼“世纪杀手”艾滋病,或许真的不远了…

这个“圣保罗病人”的奇迹,要从8年前说起。

早在2012年,“圣保罗病人”就被诊断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的,像大多数艾滋病病人一样,在确诊两个月后,他开始遵医嘱进行服药治疗。

众所周知,艾滋病的全称为“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症”,自1981年在美国首次发现以来,就成为全世界传播最广最难医治的病症。

艾滋病病毒的一大特点是在人体血液里专门攻击人体的免疫细胞,导致人体丧失抵抗各种疾病和外来病菌的能力。

30多年过去,人类依然没有找到治疗艾滋病的有效药物和疗法。

而目前世界公认能抑制艾滋病的疗法,被称为“鸡尾酒疗法”,即联合使用三种或三种以上的抗病毒药物来治疗艾滋病的疗法。

这种疗法有不少优点,可以减少单一用药产生的抗药性,最大限度地抑制病毒的复制,使被破坏的机体免疫功能部分恢复,从而延缓病程进展,延长患者生命。

但说到底,“鸡尾酒疗法”也只是一种减缓病程的治疗,并不能真正清除艾滋病病毒。

那位“圣保罗病人”,从一开始染病就采用了“鸡尾酒疗法”治疗,但可惜的是第一次治疗后的效果并不明显。

到了2015年,“圣保罗病人”连同另外4个病人,被一起转给了圣保罗大学的Ricardo Diaz博士治疗。

正是在Ricardo Diaz博士手里,“圣保罗病人”的病情就此发生了逆转…

“圣保罗病人”之前原本接受的是混合了三种抗病毒药物的标准“鸡尾酒疗法”,到了2015年9月,Ricardo Diaz博士决定在原有“鸡尾酒疗法”的基础上,加入几种新的药物:dolutegravir和maraviroc,外加维生素B3。

加这几种药是有目的…

在Ricardo Diaz博士看来,艾滋病病毒之所以难以彻底清除,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

艾滋病病毒在感染人体早期,就在人体血液细胞里建立了“储备库”,这个“储备库”会静静地潜伏在人体内,人类可以通过一般的药物控制病毒的在体内的感染,但病人一旦停止用药,这个潜伏的艾滋病毒“储备库”便会活跃起来,在人体内重生感染,继续兴风作浪。

Ricardo Diaz博士加入的新药,正是有针对性用来唤醒艾滋病病毒的“储备库”,然后再激发免疫系统将这些”储备库”全部清除掉。

就这样,包括“圣保罗病人”在内的5名病人,都尝试着在这个试验办法下用药,在新办法下用药一年时间之后,“圣保罗病人”等5人又回归到传统的“鸡尾酒疗法”上,就这样一直用药持续到了2019年3月。

从那以后,5个实验对象里,“圣保罗病人”身上出现了神奇的变化,在他体内完全检测不到病毒的痕迹。

这样的检测一直从停药以后持续至今,都没有发生任何变化,Ricardo Diaz博士不由得惊叹到:

“我们检测遍了他的整个身体,都没有发现被(艾滋病病毒)感染的细胞。”

这一结果令Ricardo Diaz博士和同仁们无比振奋,不过,出于严谨,这样持续不断的检测持续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直到最近才对外公布结果。

“圣保罗病人”的成功治愈,让Ricardo Diaz博士难掩激动:“在他身上发生的一切表明,他极大可能已经被药物完全治愈了!”

也就是说,这位匿名的“圣保罗病人”,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位被药物完全治愈的艾滋病病人…

尽管在5人参与的实验中,被治疗痊愈的只有“圣保罗病人”一人,另外4个人都没有产生明显的好转,但“圣保罗病人”的痊愈,依然给了全世界的艾滋病人以及研究人员莫大的希望。

要知道,在“圣保罗病人”之前,世界上有且仅有两例艾滋病人完全治愈的病例,这两人都不是依靠药物痊愈,都是经历了骨髓移植这样的“七伤拳”。

历史上第一位治愈的病人名叫Timothy Brown,曾被称为“柏林病人”。

他原本身患血癌,又感染了艾滋病病毒。为了治疗血癌,2007年,Brown接受了骨髓移植手术,万万没想到,给Brown捐献骨髓的人,血液干细胞天生自带罕见的抗艾滋病病毒基因,这让Brown在骨髓移植后获得了抵御艾滋病病毒的“超能力”。他最终有幸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意外”治愈了艾滋病的人。

相同的故事又在十二年后重演,2019年3月,一位代号“伦敦病人”,名叫Adam Castillejo的40岁病人成为第二个通过骨髓移植治愈艾滋病的人。

和Brown的故事几乎如出一辙,他在2003年就感染了艾滋,又在2012年被确诊血癌,为了治疗血癌,他接受骨髓移植,却幸运获得了骨髓捐助者自带的罕见抗艾基因。

尽管以上两人都治好了艾滋病,但都承受了骨髓移植手术的巨大风险,且有恰好碰上自带抗艾滋基因的捐助者的好运。

因此可以说,两位通过骨髓移植治好艾滋病的经历,并不具备可复制性。

但是昨天,“圣保罗病人”纯粹通过药物治疗,彻底治愈艾滋病的经历,给了医学界极大的希望。

来自意大利的专家Andrea Savarino对此大加赞赏:“这个病例非常令人振奋,这让未来进一步攻克艾滋病燃起了希望。”

当然,也有不看好这个病例的专家表示,鉴于实验对象中只有“圣保罗病人”成功治愈,其余4人并没有好转的迹象:

“这很可能只是一次偶然的奇迹,难以被当成有效疗法加以复制……”

当然,还有更多的专家持严谨的科学态度,都表示需要知道更多的实验细节,以评估“圣保罗病人”病例结果的可靠性和参考性。

不管怎样,正如对于“圣保罗病人”所说的,对世界上现有的3700万艾滋病感染者来说,他的治愈,无异于严格意义上的人类对抗艾滋病人第一场正面的胜利。

相信自“圣保罗病人”起,人类终究能找到治愈艾滋病的疗法!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