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全球新闻网 | 118news.com.au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有一张可以安放的书桌,就是幸福

2020-7-2 15:08| 发布者: yan | 评论: 0 |来自: 徐逢读书

导读: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这句话并非贬义,但也不无调侃之意。如今资讯发达,就算你想不闻窗外事,也很难办到。想要埋头读书,还得先给自己安一道有过滤功能的纱窗,滤掉过剩的信息。


对于很多成年人来说,这一点并不容易办到。2020年是如此特殊,不管是少年还是老年人,这一年恐怕都会在个人记忆中留下厚重的印记。相比之下,正在社会上奔波的年轻人,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人,感触会更深。在窗前书桌旁坐下来,沉心读点书,可以说是件很幸福的事了。

荐书单的经济价值

每次谈到读书,就有人提议开书单。若是只提供我最近在看的书,这事儿就简单了。若是看书的人是小朋友,则要考虑一下,慎重选择。

当然,小朋友也有选择看什么书的自由,其实这份自由,就是由着自己的兴趣来。

爱读什么书,完全是私人事务。但这不妨碍我们从推荐书单上选书。

书海茫茫,摆在我们面前的书,大多数是无害的,但能通过读者挑剔的眼光和时间的检验而沉下来的作品,并不算多。

个人的阅读量有限,能静下心来读书的时间也有限,通过他人的介绍来选书,是很经济的事。

书单层出不穷,有经典书单,有兴趣类书单,有专业类书单,还有成长类书单等等。

新书和流行书、畅销书,通常出现在专业荐书人的书单里,对于饕书客来说,这种书单很合适。但也有些书会让你看后想扔——真的,爱读什么书,绝对是私人事务。

一年该读多少本书

我有阵子比饕餮之徒还要贪婪,对书的态度是暴饮暴食,读过即忘,一天中不耗上大量时间阅读,就有不安感。

这是一种病态,那时我大概想从书籍中得到某种安慰,或是得到自己想要的某些东西。

那一年我的阅读量是两百多本,其中一百四十本来自图书馆借阅,另外六十本左右来自购买。有这些数据在,我才会对一个人的阅读量有较真切的体会。可能有人阅读能力比较强,远超过我,作为在各方面资质都很普通的我来讲,一年的阅读量在一百本左右,已很可观。超过这个量,读了也是白读。

小朋友能不能看爱情小说

前些天我在重读福楼拜的《包法利夫人》,想到了一个问题:包法利夫人的悲剧,是怎样造成的?福楼拜写的这个故事,算不上特别离奇,我在阅读时也没把情节走向太放在心上,但这本小说为何还是具有那么深远的影响力呢?

抛开文笔、结构、技巧不谈,这本书带给读者的思考,实在很多。就拿读书这件事来讲,包法利夫人,也就是爱玛,假如她小时候没有被父母送去修道院接受所谓的贵族教育,假如她没有阅读那些充满浪漫主义色彩的小说,她能否避免后来的悲剧人生呢?

我个人认为,爱玛的父母送她去接受与她的出身、家境、地位有着巨大差异的贵族教育,是极大的失败。爱玛在懵懂无知中产生了对贵族生活的向往,再加上看了许多浪漫的小说,让她的脑子里充满了诗情画意的东西,以为生活就应该如此。

她读的那些小说是坏书吗?最多是消遣读物,谈不上坏。重要的问题不在那些书上,而在于爱玛身边缺少恰当的引导。没有人告诉她,书里描写的爱情和生活需要怎样的物质基础,更没有人告诉她真实的人性是怎样的。活在幻想中的爱玛,按照自己对生活的理解去想象生活,就很难从现实中发现丝毫的趣味,从而产生失望,由失望又产生更虚妄的幻想。

现在各种类型的爱情小说多不胜数,小朋友们也有可能去阅读。家长越反对,出于好奇和叛逆,孩子越要看,结果让家长很头疼,亲子关系失和。

琼瑶小说风靡的时期,很多老师和家长都禁止学生看她的书。我的父亲没有这样做,买来一堆琼瑶的书,让我随便看,只说文笔不错,故事有点胡闹,成天就是谈情说爱,不干别的事儿了。

我在这种氛围下,看了几本琼瑶书,也就失去了兴趣,更谈不上沉迷其中不能自拔了。父亲采用了疏导的方式,起到了效果。

通常情况下,摆在我们面前可供选择的书,基本上是无害的,但有不少书确实没什么营养,最大的价值不过是“杀”时间。如果你的时间安排得很满,那就远离这类书。

一张可以安放的书桌

现在回想起读书时代,有些淡淡的惆怅。那是真正心无旁骛的日子,想读什么书,都可以沉心去读。在学校当然是学习课内知识,在家做完功课,你在看书,家长也不会打扰你。要么歪在床上看,要么趴在桌前,要么搬个小板凳坐在门前。你不用操心生活上的琐事,也不用忧心距离你太远的事,你眼前铺开的,无非是一张书桌和一堆书,往前延申,就是你要走的路。

可以这样认为,年少时的我,随处都有一张可以安放的书桌,随时都可以埋头读书。这是多么幸福的事!

现在的小朋友,想来也是如此吧?

书单

说了这么多,似乎都在为手里的书单做铺垫。因为这次推荐的书目,不是新书,却是与爱情有关的书。

《呼啸山庄》

英国小说家艾米莉·勃朗特的作品。这本书比较奇特,甚至有些混乱,里面有些描写,据不少读者说,差点儿留下童年阴影。这部小说写的爱情也非常特别,将一种极其强烈的情感呈现在读者勉强,给人强烈的震撼感。

我不认为小朋友可以理解书里描述的那种纯粹与残酷交织的感情,成年人也不大能理解。但我认为可以看。

反正这本书早晚都会重看的,第一次看,就看看故事吧。

《傲慢与偏见》

还是英国小说家的作品,同样是一位女作家,简·奥斯汀的作品写的都是很日常的生活,读她的小说,有种穿越到两百多年前的英国乡村体验生活的感觉。

你会情不自禁地关注那些平凡人物的日常和命运,一页一页读下去。她有本事把琐碎的事情写得生动有趣,她的幽默、讽刺,让人无比愉悦。

另外,从各种资料来看,《傲慢与偏见》的女主人公伊丽莎白,仿佛就是作者奥斯汀的化身——当然指的是性格特点,而不是人物经历。

总之,读了《傲慢与偏见》,至少会让人明白一点:小说写得好,不一定需要多么跌宕起伏的狗血故事。

《平如美棠》

这本书的作者饶平如老先生不久前去世了,我们可以认为,他这是与爱妻美棠在另一个地方重聚了。这本书又叫《我俩的故事》,写的是普通人饶平如一生的故事,配以作者的插画。

“海并不深,怀念一个人比海还要深。”

平如在美棠去世后,有半年时间无以排遣,每天都很难过,后来决定画下他俩的故事。死是没有办法的事,画下来的时候,人还能存在。于是这位没有学过画的人,开始临摹画画,排遣时光,寄托思念。

后来就有了这本书。

读这样一本书,不必抱着去了解一段惊天动地或催泪的爱情的心态,它的美好就在于平凡而真挚。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